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健康

受害者你莫要忍耐———家庭暴力门诊采访记_美丽课堂

来源:洛阳新闻网  日期:2021-11-20  阅读:
受害者你莫要忍受———家庭暴力门诊采访记_美丽课堂 受害者你莫要忍受———家庭暴力门诊采访记 更新时间:2011-11-15 09:05:24 在北京市丰台区铁营医院,中国法学会在这里开了了一家由医院参与干预家庭暴力的首家门诊,并作为试点,将向全市推行。记者日前走进这家医院的外科门诊,通过向张志军医生了解的情况,记者得知:前来这里救治和咨询的占99%的女性受害者,大多要治疗的都不是身躯上久已不堪负荷的遍体鳞伤,而是因为自觉生命已到了极其危险的边缘,来向医生发出呼救的。家庭乎,牢狱乎,受害者何以数年如一日在“爱”的烟幕下,默默忍耐非人的生活?她们自甘受辱,究竟是为何?

道出真相,何其艰苦几近在所有前来救治的妇女中,最初对家庭暴力的忍受都是缘于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首先是自认为不要“自己丢自己的人”,然后是怕丈夫报复;怕外家知道,自己没脸面;怕同事知道,怕街坊邻居知道,看不起自己……一句话,她们不愿再为自己雪上加霜。但是难以道出真相的缘由又是多方面的,在张志军医生接诊的受害者中,不乏如此可悲的观念,“无论怎么打怎样骂,丈夫还是自己的”。

35岁的受害者小胡

受害者你莫要忍耐———家庭暴力门诊采访记_美丽课堂

,由姐姐搀扶着一步1歇来到门诊,她脸色苍白,神色恍忽,饱尝痛楚的面容上,模糊可见年轻时的美丽。她带着被丈夫殴打的一身伤痕,眼眶是青的

受害者你莫要忍耐———家庭暴力门诊采访记_美丽课堂

,面颊上满是青紫,新伤带着旧伤,手面肿得老高,乳房上有明显的揪伤……小胡边说边哇哇痛哭。天知道,她能走出这要求法律支援的一步,究竟有多艰难。守旧的她,首先难以冲破的是她自身的桎梏,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的观念、丈夫的威慑以及对她父母的威逼,都使她难以踏出家门,只能默默忍受丈夫的凌辱。直到如今她感到生命有了危险,才从家里逃出来,住到姐姐家里,并在姐姐的劝说和帮助下,前来就诊和咨询。她第一句喊出的是:“大夫,救命!”让人更为愕然的是小胡问了张医生一个使她胡涂了10年的问题:“是否是我事多,就该挨丈夫的打?”

人们一般会指责忍耐家庭暴力的妻子是逆来顺受的弱者,但是,这些弱者们又大多吃苦耐劳,忠实于家庭,是典型的贤妻良母,在生活上又有强者的一面。小胡与丈夫于1991年结婚两个月后,丈夫就对她毒打成性,不分时间、地点、场合。但是,在丈夫于1994年因在外将人打伤蹲进监狱的4年多时间里,她一人带着幼小的孩子生活,含辛茹苦,一直等着丈夫出狱回到家。然而,等来的还是丈夫的毒打,直至出现生命危险。在家庭暴力之下挣扎的妇女,在人身受到侵害之时,要求法律和社会支援,为何走得如此步履维艰?

逃出火坑,难比登天?

在众多身受家庭暴力摧残的妇女中,唾面自干者的可悲使人沉思,张医生说,这类受害者常使为其服务的相关法律机构和工作人员进退两难。

28岁的受害者张莉,在上中专时就结识了现在的丈夫,婚前丈夫即对她有推搡和辱骂方面的举动,但她自认为和他这类天不怕地不怕的男朋友在一起很威风,有安全感。但是婚后的凌辱迅速升级,恶夫对她的重创可谓“无所不用其极”……她年纪尚轻,却已挨了丈夫多年的毒打,她由家人陪同前来就诊,她缩着身子胆怯地溜着墙边进了诊室后,一直钻到里间去,而且始终用两只手捂着脸

受害者你莫要忍耐———家庭暴力门诊采访记_美丽课堂

,明显的精神上有问题。家人告知张医生,已由北京安定医院的医生为她诊断过,是严重的抑郁症。张医生一面为她治疗身上的创伤,一面为她联系北京大学法律援助中心等相关服务机构。由于张莉的遭遇引起人们深切的同情,所以服务机构为她免费工作,经百般周折,苦难的张莉终于可以通过法律的保护顺利离婚了。她没想到这时外家父母却坚决反对,理由是自己的女儿一直就有问题,并且昧心地说,是因为她自己有问题才得了抑郁症。眼看着要脱离魔掌的张莉,就这样又回到了不堪忍耐的家中,由于即便离了婚,外家也不会收留她,她怕无家可归。诸多像张莉一样的受害者,一旦离婚就可能无家可归,然而是不是逃出火坑,真的比登天还难?

弱者,你的名字叫甚么?

如果有人认为家庭暴力都是没有文化的人干出来的,这就错了。而有高学历的女人,又同样能像低学历的女子一样唾面自干,这是否也多少让人觉得不可思议?

今年39岁的吴玉,满目凄怆仍可依稀得见她当年的美貌,但是在她矜持和冷傲的气质下,却是遍体鳞伤。她与丈夫曾是大学的同学,又一起读研究生,在赴前苏联考察的浪漫之旅中,他们结了婚。丈夫在一家企业做总经理,她在金融行业的事业也蒸蒸日上。她满怀憧憬,将与丈夫共度美好人生。哪知道,当吴玉生下了儿子,丈夫就再也没有对她“客气”过,他以需要抚养孩子为名,勒令她不准再去工作,每月付给她1000元的生活费,并且家里一切开销都要事先汇报;行动上限制她的一切人身自由,电话跟踪、回家盘问、有半句说不清就是一顿非人的辱骂和毒打;意志上必须绝对服从,不允许有自己的见解,即便说话的声音大了点儿,也会遭到毒打。

孩子渐渐长大后,经过抗争,吴玉曾争取到上班的机会,但是丈夫百般刁难,过问她每天做什么工作,和甚么人在一起,都说了甚么,而且只准她凌晨9点出门,下午4点必须回家,稍有晚点,就是一顿鞭挞。碍于脸面的吴玉从不肯对人讲起自己的屈辱,有一次她美国的同学来京,需要她晚上10点钟去接站,她丈夫根本不允许去,而且动手就打,从此,她的同学们知道了她的遭受。吴玉终究不堪忍耐,她愤然向丈夫提出离婚,但是丈夫百般求饶,过不多久,又旧调重弹,就这样循环往复,吴玉数年如一日,一脚地狱,1脚人间,徘徊在两重天。当医生问起吴玉何以这么多年听凭丈夫的“求饶”?她回答说:之前他求饶的时候我的心都要碎了,以后的几天对我好,就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等过不了几天他又对我凶恶时,我就好像又从人间来到了地狱。身心交瘁的吴玉时常神经质地问自己:我是谁……

后记:结束采访之时,记者和张医生及他的同事心里都是深深的沉重。一张张苦难的脸恍如在眼前缭绕不去。我们诅咒家庭暴力,以法律的名义为受害者讨回公道,但同时我们极为关心地探问,受害者有没有在法律上尽早地觉悟:家庭暴力是犯罪!当你的爱人向你挥起第一拳的时候,你是不是意想到:他将触犯法律。作为受害者,请不要将忍受当作应尽的义务。面对自己的人格和法律的尊严,你应当有勇气说:我再也不忍受了。nk细胞是什么干细胞治疗癌症机构免疫细胞回输价格301医院nk干细胞疗法怎么样
友情链接